【科技时代】“大脑训练”游戏能提高认知能力吗?

编辑:杨戈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4-12-29 16:17 [打印] [ ] 论坛 微博
关键词:大脑训练 游戏训练脑部 游戏提高认知能力 游戏提高能力 锻炼脑部能力 锻炼脑部
大脑训练是一个正在兴起的朝阳产业,而这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大概要数花样繁多的智力游戏了。那么,玩智力游戏真的可以达到锻炼大脑,提高认知能力的作用吗?最近,这一问题在神经科学家圈子里掀起了一次不小的波澜——认为智力游戏有效和无效的两派科学家各抒己见,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大脑训练是一个正在兴起的朝阳产业,而这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大概要数花样繁多的智力游戏了。那么,玩智力游戏真的可以达到锻炼大脑,提高认知能力的作用吗?最近,这一问题在神经科学家圈子里掀起了一次不小的波澜——认为智力游戏有效和无效的两派科学家各抒己见,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事情的起始是在2014年10月20日。这天,斯坦福长寿研究中心和柏林马普所的69名科学家发表联合声明称,科学界对大脑训练产业达成了共识——通过玩智力游戏来提高认知能力是无效的。

结果还不到2个月,127名科学家就在12月17日签名发表公开信,反驳了之前提出的联合声明。他们认为,已有很多证据表明,特定的认知训练可以显著地改善认知功能,而且这种训练可以推广到日常生活中。这127名科学家中有很多人都是神经可塑性领域中的大牛。他们来自全球18个不同国家,其中包括了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医学研究院院士、系主任、项目负责人、研究所主管以及创建了神经科学公司的科学家。除了签名发表公开信之外,他们还附上了132篇他们认为可以“直接证明,大脑训练可以改善认知”的研究文献。

那么这两派科学家到底在争论什么?他们各自又有什么证据支持自己的观点呢?

脑力游戏行业中的夸大宣传

在声明中,认为大脑训练无效的69名科学家首先对智力游戏市场提出了批评。他们指出,在智力游戏市场上,为了让消费者放心,很多产品在进行广告宣传时称其是以可靠的科学证据为基础的,比如宣称这些游戏是由顶级大学和研究中心的“神经科学家设计的”。其中一些公司还展示了授予其证书的科学顾问清单,及相关的科学研究论文。但是通常,这些公司销售的游戏和他们引述的科学研究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一些脑力游戏公司宣称,经常使用他们的产品可以锻炼大脑,提高认知能力。图中为一款名为“Rush Hour”的游戏,规则类似华容道。

这些科学家还认为,通过智力游戏得到的认知改善,大都只有短期的效果。而且,很多时候玩家对某一特定记忆任务的提高,可能只是因为他们略微改变了游戏策略,或者说玩儿的越来越熟练了,并不代表他们的记忆力得到了综合提高。另外,智力游戏中习得的新技能是不能推而广之的,也就是说它并不能传递到其它认知领域。而智力游戏在进行商业推广时,常将这些小的、有限的、稍纵即逝的效果,标榜成对智力和大脑的普遍而持续的改善。因此他们认为,这些夸大的、有误导性的宣传是在利用人们对衰老的焦虑,为商家自己谋取商业利益。其中,最有害的宣传可能是声称智力游戏可以预防,甚至逆转阿尔兹海默病。

不过,另外127名科学家表示,尽管他们同意前述声明中,针对智力游戏公司夸张宣传提出的批评,但是他们同时认为,这份声明本身也存在言过其实的地方——声明的标题为“科学界对大脑训练产业的一个共识”,但实际上这根本不是什么“共识”,因为他们这些持不同观点的127名科学家,也同样来自科学界。

大脑训练是否有效,科学证据怎么说?

两派科学家争论的焦点在于,是否有研究证据表明智力游戏可以改善认知。发表声明的科学家认为,此类证据还非常少,并不足以证明这一观点。在他们看来,由与某个产品有经济利益关系的研究员所开展的单个研究,或者由宣传某产品的科学家所说的话,不足以证明一个游戏已经过了严格验证。即使是经过了同行评议的已发表的研究,也应进行批判性评估。科学家在作出决定时应该谨慎,必须要结合大量的研究证据,而不能仅依靠只有少数科学家参与的单个研究。因此他们建议,这些研究结果应在多家机构,由不相干的、有着不同经费来源的研究者进行重复验证。

而另一方的科学家担心,大部分看到声明的人会将这理解成“几乎没有经过同行评议的证据显示,认知训练可以改善认知功能”——而事实上,此类证据正在与日俱增。他们还提供一份名单,列出了部分经过同行评议的、关于认知训练益处的研究论文。

对于这一点,伯明翰阿拉巴马大学心理系主任卡尔莲·鲍尔(Karlene Ball)表示:“过去四十多年里,我和许多科学家,以及数以千计的志愿者在认识训练领域开展研究工作。这些研究显示,合理设计的认知训练可以显著改善认知,并提高生活质量。这些训练可以让人们头脑更灵活,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

因此,公开信认为,该声明因为否定相关领域的研究发现,而贬低了成千上万名参与了这些研究的科学家和志愿者的努力和付出,也贬损了资助这些研究的经费支持机构和纳税人的付出。否认这些研究结果会对那些本来可能从这些训练中获益的人造成真正伤害。

大脑可塑=大脑训练有效?

声明里指出,任何需要在脑力上努力的经历,像学习语言和运动技能,以及玩电脑游戏,都可以改变负责学习新技能的神经系统,比如可能会增加突触、神经元和支持细胞的数目,或者加强它们之间的联系等。这类对大的改变可能会贯穿人的一生。但在对智力游戏投入时间和金钱之前,应该考虑经济学家们所说的机会成本:本来可以用来徒步旅行、学意大利语、烹饪新美食或者和孙辈一起玩耍的一小时,却用来一个人玩脑力游戏,这可能并不值得。但是跟在静坐状态如看电视相比,玩智力游戏可能更有意义。

一些人认为,设计合理的智力游戏可以提高认知能力,改善老年人的生活;而另一方则认为这种改善效果只是短期的,而且不能传递到其他认知领域。打个比方,就好像上奥数班对奥数有短期效果,过后就忘了,对其它认知能力也没有帮助。

而在公开信中科学家指出,正方的声明明明承认了大脑可塑性是终生现象,但是却否认可以通过训练改善感官、认知、运动和功能表现。公开信的带头人,美国科学院院士和美国医学研究院院士迈克尔·莫山尼奇(Michael Merzenich)表示:“长寿研究中心的声明中提出了大量证据证明,在人的一生中大脑都存在可塑性,但是他们却没能注意到我们已经通过成百上千的研究证实,训练可以使大脑产生一些积极的改变。如果有人觉得认知训练在实验室里有效,而在家里却无效,那简直太蠢了。”

两派科学家的倡导

在声明中科学家指出,不要期望认知训练是一蹴而就的;而一旦终止训练,原本获得的效果也不会持续太久。他们倡导大家应该积极进行身体锻炼,因为已有证据表面,身体锻炼可以适度、有效地改善健康状况,这其中就包括大脑健康

而在公开信里科学家提到,很多相关研究显示,某些类型的认知训练有着具体的益处,包括改善认知和日常活动,而且这种效果在一段时间里可以持续,并对日常生活中的认知健康产生积极作用。

有趣的是,佛罗里达大学临床和健康心理学的助理教授,迈克尔·马里斯卡(Michael Marsiske)在声明和公开信中都签了名。他对此解释说:“我认为这两方的发言是互补的,而不是对立的。声明中突出强调某些‘认知训练’项目在营销时的严重问题,而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相关公司的宣传言论没有可惜证据支持。公开信中再次重申了这一观点,并提供了更多的细节和细微差别。我相信声明中指出的提高认知能力有多种途径(而不用只依靠大脑训练)。要想真正了解生活方式改变和认知干预,我们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二者无论是分开来看,还是相结合来看,都将扩展我们对于中老年人认知训练的理解。而这才是两方发言的重点。”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