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读书 | 《血砺忠诚》(连载):谁是“娃娃司令”②

血砺忠诚



谨以此书献给所有以无限忠诚为民族解放而浴血奋战的人们!

第一章 挺纵进乐陵

谁是“娃娃司令”②


“快看!快看!来了!来了!”

随之人群欢声雷动,锣鼓喧天,载歌载舞,仿佛一片烈焰腾腾的海洋在汹涌,在奔腾,在掀起滔滔巨澜。

蓝天丽日,清风流云,精神抖擞、英姿勃勃的东进抗日挺进纵队跨进了人们的视野。

牟宜之紧盯着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几个人,头脑里迅速进行着判断,可这几个人怎么看怎么不像中共的高级军事干部啊!他们跟后边的战士一样,一身灰布军装,打着紧绷绷的裹腿,脚上一双龇牙咧嘴的草鞋,不是,不是,百分之百不是!正当他将目光掠过这几个人可劲朝后探望时,其中一个圆脸盘的年轻军人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来,嘴里随即吐出一串江西话:“谢谢你们!谢谢乐陵人民的盛情!”牟宜之敷衍地与其握握手,随口应酬着:“欢迎,欢迎。”这位军人便继续跟别人打着招呼,从他面前走过了,而他则继续伸长脖子,在后边涌来的队伍中使劲搜寻着。

眼看这支队伍只剩下一个小尾巴了,牟宜之那个心急火燎啊,这是怎么回事呢?一个大活人还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混过去?老牟啊老牟,看来你的眼力也忒稀松啦!他急火火地拉住队伍最后边的一个老挑夫问:“萧司令员呢?我怎么没见到你们的萧司令员?”他又赶紧自报家门:“鄙人是乐陵县县长,专程来此恭候萧司令员。”

老挑夫呵呵笑着说:“俺们萧司令员早插上翅膀飞过去喽!”

牟宜之听出人家在打趣自己,拊掌叫声“不好”,疾步折返,向城里跑去,县政府的一干人员不明就里,尾随其后一路小颠。

牟宜之追到队伍前边,发现那个圆脸盘的“江西小老表”正被马国瑞、曾国华、孙继先等人簇拥着,边走边谈,那份亲热劲儿令人好不眼热!

他大步流星上前捉住萧华的双手,高声叫道:“萧司令员,牟某人有眼不识泰山。”

萧华朗声笑道:“久闻牟县长有干城之才,为抗日事业宵衣旰食,来日定当与先生秉烛长谈!”

说话间,牟宜之偷眼打量着眼前的萧华,除腰间挎一把手枪外,其他装束跟普通士兵毫无二致,只是一双细目精光烁烁,言谈举止间流露出一派淡定从容、迥乎寻常的气度。最令牟宜之讶然的是,这位久历疆场、屡立战功的司令员看上去竟像一位翩翩少年,跟他观念里所预想的稳重成熟,甚至满脸烟熏火炽的沧桑感,一点不搭边,相反隐隐地尚有一股稚气。牟宜之未假思索,山东人那种口无遮拦的憨实劲儿上来了:“闹了老半天,原来萧司令员还是个娃娃哩!”

闻者无不开怀,拊掌大笑。连萧华也一愣,随即爆出一阵豪壮的笑声。牟宜之倒被笑懵了,醒悟之后,一拍脑袋,也跟着哈哈大笑。

牟宜之之所以能下此断语,一者他本人素具诗人情怀,心地一脉清流,不擅虚词美饰,口比心快;二者也是他慧眼独具,一下子就捕捉住了萧华身上最动人的特征,那就是在其司令员背后的赤子情怀、诗人本色。正因如此,“娃娃司令”的名号很快叫响了冀鲁边大地。从此,时年22岁的萧华与30岁的牟宜之订交,成为终生挚友。

乐陵县城西关早已扎好了台子,萧华、马国瑞、曾国华、孙继先、周砚波、邢仁甫、牟宜之等人在主席台就座,台下是地方党组织动员来的数千名民众,加上曾国华支队、孙继先支队、平津支队的战士们,足足有上万之众。

萧华正当风华之年,挥斥方遒,演讲极富鼓动力,显示了中共政工干部卓越的理论水平:“同志们、战友们、父老乡亲们!当前的抗战形势正在向着一种新的态势发展,日军在我们的正面战场遭到了顽强的抗击,台儿庄战役取得重大胜利,打击了小鬼子的嚣张气焰,打破了所谓‘天皇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但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中日之间的国力与军力对比悬殊,要想取得决定性的胜利绝非一日之功,同样日本帝国主义要想一口吃个胖子,毫不客气地说,撑死他们也办不到!目前国民革命军正与日寇在武汉三镇展开浴血奋战,中华民族从来不怕流血牺牲,战士们正在用自己的生命捍卫着我们的国土。从前线传来的消息说,这次武汉保卫战十分惨烈,日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正变成现实!更重要的是,我们共产党人领导的敌后抗战也是波澜壮阔,由我三四三旅参加的平型关大捷就狠狠地敲了小鬼子一下,我们八路军开辟的山西、河北、山东等敌后抗日根据地已经牵制了五六万日军正规部队,极大地缓解了正面战场的压力……”

静沉沉的会场,黑压压的听众,亮闪闪的目光。不远处老槐树上的鸟雀停止了喧闹,轻风扯动的红旗发出的索拉声那么脆、那么响。再远处的街道上市声渐渐大起来,笑语声,洋车子的铃铛声,小商贩的叫卖声,驴马车驶过的叮当声,鸡犬声,孩子的哭声,谁家掉落一件瓷器的碎地声,一只蝴蝶扇动羽翼的咝咝声,灶膛里木柴发出的噼啪声……一切如常,如常就好。也许我们轻易不会体会到平常生活的珍贵,每一朵人间的火花都得来不易,正如此刻的如常背后是无数人的坚守和付出,或许我们永远不会跟这些陌生的“无数人”发生联系,但那种被历史扭结在一起的微妙关系却实实在在地发生着……

近午的阳光打在萧华的面颊上,那层淡淡的绒毛似乎产生了小小的阴影,令他的表情更富层次感,也更加生动了。他喝口水,继续讲下去:“毛主席为什么派我们挺进纵队来咱冀鲁边?就是为了进一步拓展和巩固我们的敌后抗日根据地。我的同志哥哟,我们冀鲁边可小瞧不得,从毛主席到朱总司令员,再到彭老总和罗荣桓政委,都重视得不得了啊!这是因为咱冀鲁边的地理位置太特殊了,它的北面是侵华日军的重要基地平津,南面是日军侵华的重点战略区山东和江苏,西面是日军南北交通的大动脉津浦铁路,我们冀鲁边就像掐住日军脖子的一只大手,我们一用力,小日本就喘不上气来啦!它又像一把大刀,瞄着敌人的心脏,随时准备给鬼子致命一击。所以,我们每个人肩头的担子都很重啊,我们随时随地都要做好为民族、为党献出宝贵生命的准备!”

他目光炯炯巡视着会场,每个人似乎都感到了那饱含期许的目光从自己身上一掠而过,心里被什么触动了一下。

萧华最后说:“最艰苦的斗争还没有到来,但我们需要时刻准备着迎接它的到来。目前国内对于抗战有两种很不好的情绪,一种是过于乐观的速胜论,一种是过于悲观的战败论,这两种情绪都是要不得的!毛主席前不久刚刚发表了《论持久战》,他得出的结论是:抗日战争是一场伟大的中华民族解放的持久战,但胜利归根结底是属于中国人民的!我们从太行山出发时,带了一些《论持久战》的小册子。这可是指导我们开展游击战争的法宝啊,过后翻印给大家,希望大家好好学习,好好领会,把我们冀鲁边的动静搞得越大越好……”

萧华的讲话铿锵有力,充满自信,又不失逻辑性,连那些正襟危坐、饱读诗书的老派士绅们也频频颔首,暗暗称许。过后,有些曾经对共产党抱有怀疑态度的人,不得不承认“共产党内藏龙卧虎,将来逐鹿中原,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随后,冀鲁边区军政委员会书记马国瑞、平津支队司令员邢仁甫、乐陵县县长牟宜之也发表了讲话,一致表示热烈欢迎挺进纵队的到来,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全民族团结抗战,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

冀鲁边区文艺宣传队演出了《放下你的鞭子》等节目,慰问风尘仆仆的挺进纵队官兵。

欢迎大会在红旗招展、歌声嘹亮、群情激昂中结束。

此次随萧华进入冀鲁边区的还有纵队司令部参谋长邓克明、政治部主任符竹庭、一一五师作战科科长刘政、侦察科科长刘友芝、组织科科长王叙坤、宣传科科长王辉球、锄奸科科长周贯五、民运科科长刘贤权等。这些人经过硝烟炮火的洗礼、血雨腥风的考验,大多在抗日战争中成长为卓越的军事人才。

此刻,摆在萧华面前的这盘大棋的局面颇为吊诡,可谓杀机四伏,一着不慎,便有满盘皆输之虞。他和将士们面对着冀鲁边地形图眉头紧锁,陷入沉思。

萧华和东进抗日挺进纵队的到来,打破了冀鲁边脆弱的政治和军事平衡,一场由国、共、日、伪、顽多方参与的生死博弈拉开了沉重的帷幕……

(未完待续)

扫描二维码下载“德州24小时”APP

收听语音版《血砺忠诚》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