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读书 | 《血砺忠诚》(连载):我们得拿出老本给山东啊!③

血砺忠诚



谨以此书献给所有以无限忠诚为民族解放而浴血奋战的人们!



第一章 挺纵进乐陵

我们得拿出老本给山东啊!③

兴奋和好奇弥漫于整个队伍,大家谈论最多的还是平原作战的话题。部队里的大多数人出生在山区,从未见过真正的平原的样子,有的说平原像桌子一样平,走起路来甭提多顺溜了,走个百八十里跟喝口凉水似的,可不像山里,十里八里路就能把人累个半死;有的说平原的庄稼长得好,玉米棒子枕头大,谷穗像小棒槌,高粱穗赛牛头,豆粒最小也比子弹大;有的说平原有种枣,掰开那枣啊,就能拉出两丈长的金丝来,那里人就用这种金丝织布,这种布可不是给一般人穿的,过去都是给皇帝进贡的……隔皮猜瓜,越猜越花,想象的翅膀带着这群年轻人飞越山山水水,尽情地勾画着即将到来的平原生活。有几位出生于平原或见识过平原真面目的人则一脸笑意,这笑里分明写满了洞明一切的优越感,于是那些被好奇心抓心挠肺的人就围上来,缠着他们问东问西,一路问过了汾河,问过了同蒲路,问到了太行山里的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机关。

八路军总指挥朱德、副总指挥彭德怀接见了东进纵队的主要负责人。彭德怀在认真听取了萧华关于挺纵筹备过程的汇报后,代表八路军总部向萧华下达了具体任务。他说话简明扼要,带着一股快刀切瓜的痛快劲儿:“萧华啊,你们挺纵东进是党中央做出的重大军事部署之一。冀鲁边区是山东省和河北省靠近渤海湾的广大地区,它的北面是华北重要城市天津,南面是山东省府济南,东面是渤海,西面是南北运输大动脉津浦路,战略位置极其重要,既是冀中、冀南抗日根据地的侧翼屏障,也是黄河下游的清河区抗日根据地的重要依托。你们一定要咬紧牙关在那里生根发芽,这就等于在小鬼子的心脏上插了一把刀子。总部给你们东进纵队的三大任务是:一、打垮日、伪、顽、匪的四面围攻,迅速整顿改编游击队,发展抗日武装;二、为抗战培养大批干部;三、放手发动群众,建立民主政权。”

彭德怀望着萧华问:“怎么样?这出戏够大的吧?”

萧华站起身,打个敬礼:“请总部首长放心!再硬的骨头也抗不过我们挺纵的钢牙铜齿!”

彭德怀拍拍萧华的肩头:“我就说毛主席提议你带队东进,那是慧眼识人,好钢用在刀刃上!”

萧华说:“我满身是铁能打几个钉?这不还有几大金刚护身嘛!他们的法力大得很呢,都憋着一股劲到冀鲁边大展身手哩。”

彭德怀、邓克明、符竹庭等人哈哈大笑。

彭德怀问:“什么时候出发?总部为你们壮行。”

萧华说:“今天太晚了,明天上午把总部首长的指示向纵队全体人员传达下去,下午整装待发,晚上即刻出发。”

彭德怀略作沉吟:“我看也没必要这么急,再住上一天两天,看看中央和军委还有没有什么指示。”

“好,最迟后天开拔。”

第二天,萧华忙得像陀螺,向纵队指战员传达总部指示,研究出发路线,预设应变方案。邓克明、符竹庭、王辉球、周贯五等人也脚不沾地,各忙各的一摊儿。不时有兄弟部队的同志闻讯而来,向萧华等人道别,千叮咛万嘱咐,彼此心知肚明,此一别隔山隔水,战火连年,不知何年何月再聚首,殷殷惜别间流溢着浓浓的兄弟情谊,那况味令人多多少少有点伤感……

当晚,彭德怀大展东道主的“豪奢”做派,按他的说法是“掏光了家底”,弄了两个菜,又叫警卫员不知从哪儿鼓捣来两个白面馒头。这真叫萧华感动了,要知道这种年月,连过年都甭想见到白面馒头的影儿,他掂着馒头,心头热乎乎的。彭德怀催促着让他趁热吃,自己却摸起一个玉米面窝头啃起来。两人边吃边谈,不亦乐乎。十点多钟,总部机要参谋闯进来,把一封由毛泽东亲自签署的电报交给了萧华。

电文大意是:此次东进,任务繁重,要多谋善断,要充分依靠当地的党组织,要大力发动群众,要重视政权建设。另外,你部可在总部稍候几日,王新兰作为挺进纵队电台成员,随后赶到,随部队一起行动。

萧华捏着电报愣怔了一会儿,问彭德怀:“主席怎么知道我和王新兰的关系的呢?再说他这么忙,我这点小事还让他操心,太不应该了。”

彭德怀喷吐着烟雾:“主席当然神通广大了,掐指一算,哟,萧华跟抗大的一个小姑娘搞着对象哩,好,我拍个电报,成人之美吧!”

萧华不好意思地笑笑:“彭老总你真会取笑我,不管怎么说,我个人的私事绝不能影响大部队的行动,我们挺纵还得按原计划明天出发,至于王新兰,以后再说吧。”他转头对等在一旁的机要参谋说:“请为我发封电报,我口授,你记一下。”

等机要参谋准备好了,萧华口授道:“主席:来电尽悉,国难时期,一切以民族和党的利益为重,个人问题,无须顾虑。萧华。”

彭德怀发出一阵无遮无拦的笑:“你个萧华啊!就是不简单哩!总能分出个轻重缓急!”

毛泽东认识王新兰纯属巧合。王新兰在延安抗大毕业后,转入军委通信学校学习无线电技术和电报业务,1938年5月,她被分配到延安新华社国际新闻台实习。7月下旬的一个傍晚,王新兰约了几个同伴到延河边散步。几个小姑娘山雀般欢快,比赛似的亮着嗓子,把从老乡那里刚学来的信天游唱得满坡满野,被正带着秘书叶子龙散步的毛泽东听到。他笑吟吟地眯着眼睛听了一会儿。

叶子龙指着王新兰说:“那个小朋友是王维舟的侄女,萧华的女朋友。”

毛泽东饶有兴味地“哦”了一声,向王新兰几个人招招手:“唱歌的小同志,你过来!”

王新兰和同伴们见是毛泽东主席,都伸伸舌头,忸怩着。

“过来吧!我又不是大老虎。”毛泽东提高了声音。

她们走到毛泽东身前。

毛泽东对王新兰说:“你叔叔王维舟是我的老朋友,他是个好人啊!”

王新兰一听,立刻来了精神,显得不那么拘束了。

毛泽东继续说:“我还知道你是萧华的女朋友呢。你知道萧华现在在哪里?”

王新兰摇摇头,她已经好久没接到萧华的信了。

毛泽东说:“他现在正在八路军总部呢,再过几天就要到渤海边上去了。”

王新兰哪知道渤海在哪儿啊,瞪着大眼睛看着毛泽东。

毛泽东打趣她说:“那个渤海啊跟日本一海之隔,近得很呢。只要驾上一条船,几下子就到日本了。你呀,再不找萧华去,将来他就到日本去了,日本的漂亮姑娘多得很,你去晚了,当心日本姑娘把萧华抢走了!”说着自己便笑起来。

王新兰红着脸:“抢走就抢走吧,我才不稀罕呢!再说他两条腿,愿去哪儿就去哪儿呗!”

毛泽东说:“那可不行,萧华那么好的人被抢走了,你会哭鼻子的。这样好不好,我现在就叫人给萧华拍电报,让他在那儿多待两天,我派人把你送过去?”

王新兰使劲点点头,感激地看着毛泽东。

就这样,那封电报到了萧华的手里。

第二天傍晚,山衔落日,倦鸟归林,东进纵队从八路军总部驻地的小山村出发了。临行前,彭德怀特批了5万法币给萧华,当时一毛钱可以买12个鸡蛋,这无疑是一笔巨款,相当于今天的“安家费”吧。萧华把这笔钱交给警卫员王定烈保管,反复叮嘱了王定烈几次。萧华用力握住彭德怀的手,此刻再不需要一句话,甚至一个字。走出好远,萧华回头眺望渐渐沉入暮色里的总部驻地,曲曲绕绕的山径上,依稀还立着彭德怀的身影,两行热泪从萧华的面颊滚落下来……

跋山涉水,迂回穿插,披星戴月,栉风沐雨,路上要通过敌人的好几道封锁线,大多数时间只能夜晚行军,所以尽管太行山距离冀鲁边不是天遥地远,可是也走了一月有余。

这天,挺纵进入冀南平原,跟中共冀南区党委派来的向导接上了头。向导告诉萧华今晚越过津浦铁路就到冀鲁边区了,但津浦铁路处于日军严密的封锁之下,稍有麻痹就会被敌人发现,暴露我军行动目标,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萧华传令下去,要求全纵队人员严格按向导要求,务必以高度警惕之心通过津浦路,顺利达成战略目标。

(未完待续)

扫描二维码下载“德州24小时”APP

收听语音版《血砺忠诚》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