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读书 | 《血砺忠诚》(连载):救国军的“软肋”②

血砺忠诚



谨以此书献给所有以无限忠诚为民族解放而浴血奋战的人们!

点击阅读全部连载

第四章 纵横苦征战

救国军的“软肋”②

这无疑又是一场不对等的较量,日军精良的武器说明了一个问题:现代战争仅有斗志是不够的,还得靠实力说话。

东、西两路日军于当日傍晚兵临乐陵城下,惊奇地发现四门洞开,对中国古代兵书略知一二的日军头目疑心重重,迟疑不前,后经勘查,证实确为一座空城,随即长驱直入,肆意掳掠,疯狂洗劫。第二天,日酋任命了一名伪县长,留下数十名伪军,继续南犯。

西路日军进入商河县。东路日军400多人于10月10日由乐陵南渡马颊河进入阳信县流坡坞境内,11日,遭到共产党人李福如、冯鼎平领导的流坡坞乡校自卫队和共产党人薛汉三、王道和率领的阳湖口乡校自卫队的沿路阻击,另有其他乡校自卫队和国民党山东第五专署保安营、国民党阳信县县长张云川的警备队参战。日军一时被打得晕头转向,担心陷入我主力部队重围,请求天津日军战机助战。我方退守流坡坞寨墙内,依靠工事与日军对抗。三架敌机盘旋于上空,狂轰滥炸,疯狂扫射。装甲车猛烈撞击寨门,被我火力击退。后敌装甲车撞毁北寨墙一个偏门,由此突入镇中。国民党保安营、警备队仓皇逃跑。共产党领导的两支乡校自卫队带领群众一起与敌寇展开巷战,血战半小时后,终因寡不敌众,撤出阵地,后转移至商河、阳信、惠民三县交界处的八里泊。流坡坞阻击战打响了共产党山东抗战的第一枪,也是全面抗战初期发生在冀鲁边区的一次较大规模的战役。

进入9月以来,华北战局已是危如累卵。与日军高效快速的指挥系统相较,国民政府的指挥系统疲软无力,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冯玉祥坐镇德州以北的桑园,统辖第一、第三集团军,但昔日的老部下却不再买老上司的账,韩复榘、宋哲元对他均冷脸相迎,接连丢城失地也在情理之中。最荒唐的是当日军攻占沧州,沿津浦路南下时,冯玉祥想把指挥部搬到德州,韩复榘却以“你指挥的是河北军队,进入山东干什么”为由而拒纳。10月3日,德州失陷,冀鲁边区山东所属十几个县迅速为战火燃遍。5日,日军第十师团主力与孙桐萱所指挥的国军第十二军第二十师于禹城交火。8日,日军板垣、渡边、永冢、佐木部队6000多人自德县侵入临邑。13日,矶谷师团所部一大队300多人侵入平原县城。15日,韩复榘命展书堂第八十一师于禹城反击日军,一度攻克平原、德县、桑园部分失地。18日,第二十九军一部在陵县土桥截击日军。23日,第二十九师某排由丁排长率领,偷袭凤凰店之敌,趁敌人熟睡之际,用大刀砍死200多日军,撤出镇子时,埋伏于村外的部队误以为日军,开火阻击,丁排全部殉难。24日,日军制造了“凤凰店惨案”,300多中国百姓遇难。26日,日军又杀害德县、平原百姓87人,制造了“马颊河惨案”。28日,数架日机轰炸宁津县城,县长张席庆与县大队副队长王月明率百余士兵弃城而逃,刘廷献庄老秀才刘浚川大呼“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忧愤至极,写下“宁作中华民,不作亡国奴”的遗言,自缢而死。11月8日到13日,国民党军队在临邑与入侵之敌展开激战,史称“临邑保卫战”。11月13日,韩复榘亲自到济阳督战,带领吴化文手枪旅守城,坚守一天,终于不支,遂趁夜色突围而出,为日军衔尾紧追,韩在卫兵拼死保护下,骑摩托车冲出包围,渡河回到济南。其后不久,日军第十师团进入济南,日媒报道说“无血占领济南”。

至此,整个冀鲁边区沦为敌占区。同时,因日军急于南侵,并未建立起牢固的统治,这些地区一时陷入真空地带。

(未完待续)

扫描二维码下载“德州24小时”APP

收听语音版《血砺忠诚》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