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读书 | 《血砺忠诚》(连载):神秘的委任状②

血砺忠诚



谨以此书献给所有以无限忠诚为民族解放而浴血奋战的人们!

点击阅读全部连载



第四章 纵横苦征战

神秘的委任状②

崔吉章闻讯,方寸大乱,根本没心组织战斗,带领本部人马仓皇出逃,于城南善化桥稍作喘息后,狂奔至惠民城南的清河镇,驻扎休整。崔吉章没有忘记与刘景良的盟约,把自己的想法跟众人一摊牌,没想到郑松林、窦同义、宋刚锋等骨干人员意见不一。崔吉章恨恨西归,撤回旧县镇驻扎。不久,崔即裹挟第二团第二大队投奔了伪“满洲自治联军”独立旅旅长刘芳庭,彻底背叛了革命,后因内讧而被刘枪决。

崔吉章从草莽到救国会发起人,再到救国军高级将领,最后沦为狗彘不食的汉奸的轨迹,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信仰和信念对人生至关重要的意义;也表明改造旧思想、旧意识路途迢迢,对冀鲁边区早期领导人来说远未到称贺之时。

刘景良的分裂,崔吉章的叛逃,乐陵城的失守,救国军的溃败……一连串的打击严重挫伤了部队的士气,指战员们犹如遭了霜打的茄子,连正常的军事训练都荒疏了。肢体上的伤好治,思想上的伤难愈。马振华、邸玉栋、王俊峰等人下到基层连队跟战士交心,分析当下形势,化解思想疙瘩,希望大家在艰苦的时期咬牙坚持下去,因为胜利终究属于正义之师。

而此时,当初对救国军有所忌惮的各种势力开始蠢蠢欲动,尤其是那些有浓厚的乡土意识、视国民党军政系统为正统的地方势力,直接把救国军当作旁门左道,百般刁难,趁机挤压其生存空间,对其打冷枪,跟其抢地盘,救国军被困束在盐山、乐陵、庆云之间的狭窄地块。原本捉襟见肘的后勤供应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隆冬时节,战士依然单衣单鞋,加之年关临近,吃不饱、穿不暖的士兵往往借口回家探亲,开了小差,有时一走就是一个中队。救国军的兵力曾一度达到2000多人,至12月下旬已锐减为五六百人。救国军不得不虚张声势,把队伍分成若干小分队,每个小队几十到100人不等,多扯来一些红布,做成一面面超大的红旗,各小分队打着行军,你向东,我向西,走上一段,再绕回来。这样做的目的是让群众一看,救国军的人数还真不少,同时迷惑周围的敌对势力,使之不敢觊觎救国军。

一个让人惴惴不安的情况是,因为战乱频仍,冀鲁边区再度失去了与上级党组织的联系,一连数月音讯断绝。包括邢仁甫在内的少数领导人,整天愁眉不展,唉声叹气,甚至计划遣散部队,暂停抗日军事斗争。

曾经轰轰烈烈的救国军似乎到了悬崖边缘,只要一阵风,就可能被推落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救国军已到了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

就在这时,失踪多时的王昭明神采奕奕地回来了,而且带回来一张有些神秘的委任状。

10月初,日军由京津南犯,占领旧县镇时,王昭明正跟王见新、郑志英、张策平等人率领一部武装在此地活动,队伍被冲散,从此下落不明。

关于王昭明这个人,公开资料显示,他是广东人,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四期,早期属以国民党元老胡汉民为首的广东系,后加入CC系(中央俱乐部成员),全面主持国民党CC系于南京地区的特工活动。但当时人们对王昭明的身份认识并不清楚,他显得有点神秘,导致各种说法莫衷一是,有人说他是津南早期的中共党员,有人说他是国民党员、中统局特务,有人称呼他为开明人士。此次回队,范普权见到他,留下的印象是“他还是个小孩子,什么也不知道”。

王昭明兴冲冲地找到邢仁甫,打怀里掏出一张硬纸,哗啦展开,往他面前一递,一行字跳进邢仁甫的眼里:“兹委任邢仁甫为国民革命军敌后别动总队第三十一游击支队司令员……”邢仁甫立刻来了精神头,给王昭明沏上一杯茶,面对面坐下来,问王昭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昭明便把自己这段日子的行踪说了一遍。

原来他被日军冲散后,跟随着逃难的人流,一口气跑到了济南,在街头看到几个人在一个台子上演讲,宣传抗日,号召参军,就凑过去看个究竟,没想到竟是自己沧县中学的同学齐玉峰、刘金坦、王炳烈、李丹桂。上前相认,众人不胜欢喜。一问,才知道他们是奉国军别动总队派遣在这里拉武装,组织队伍。可想而知,这几个学生尽管有一腔报国热情,可是真正做起实际工作来还是嫩了些,虽然东奔西走,喊破喉咙,但收效甚微。他们听王昭明一说救国军的情况,都喜出望外,可劲怂恿王昭明把救国军拉进国军序列。王昭明同意后,四人带着他南下江西,到庐山见到了国军别动总队司令、国民党“国统”系负责人康泽。康泽听王昭明汇报了救国军的情况后,允诺给救国军一个正式部队的番号,并委任邢仁甫为司令员,王昭明为副司令员,齐玉峰四人为参谋。这个番号就是“国民革命军敌后别动总队第三十一游击支队”。

邢仁甫端详着这张崭新的委任状,半晌不语。

王昭明热切地望着他。

邢仁甫说:“昭明,你先带那四位同学安顿下,我跟大伙合计合计,这种大事我一人做不了主。”

王昭明说:“邢司令员,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别人想捞都捞不着啊!”

邢仁甫笑笑:“我知道,昭明,你就好好歇歇去吧。”

王昭明走后,邢仁甫又看了看这张委任状,随即向于文彬、马振华、崔月楠、范普权、周凯东、周砚波等人做了通报,一起商议到底接不接受这个番号。大家纷纷发表意见,有的说不能接受,因为救国军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怎么能接受国民党的番号?有人说能接受,现在是国共合作、共同抗日,连八路军都是国民革命军的番号,咱们为什么不能接受?最后统一意见:在当前形势下,救国军接受这个番号,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正规军,一下子从各类杂牌军中鹤立出来,有利于巩固和扩大冀鲁边区的抗日统一战线,有利于改善救国军的生存条件。


(未完待续)

扫描二维码下载“德州24小时”APP

收听语音版《血砺忠诚》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