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读书 | 《血砺忠诚》(连载):“拉锯”盐山①

血砺忠诚



谨以此书献给所有以无限忠诚为民族解放而浴血奋战的人们!

点击阅读全部连载



第四章 纵横苦征战

“拉锯”盐山①


为振奋士气,解决给养问题,三十一支队决定攻取日伪占领的盐山县城。

大餐之前先来一盘开胃小菜。

大战尚未开始,情报说在盐山到庆云的公路上发现一辆日军吉普车。到嘴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三十一支队设伏于盐山望树镇路边,三下五除二,俘获庆云县伪政府日本顾问大盐谦治及翻译,击毙日军司机,缴获吉普车一辆。然后把俘虏和吉普车均藏匿到不远的北卢庄。盐山日军出动救人,本以为乃小股土匪所为,却进入三十一支队的埋伏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落花流水地逃回盐山县城,再也不敢出动。这是救国军成立以来第一次跟日军交手。

正式攻打盐山县城的鼓点响了。

开战前,三十一支队司令部对敌我双方的实力进行了详细研判:盐山县城有日军一个中队100多人,伪军500多人,武器精良,弹药充足;而三十一支队虽有600多人,但战斗经验不足,武器装备也差,如果强攻硬取,必定是损兵折将,要以智取为上。

1938年1月28日,盐山县城附近的村庄里突然出现了一股股三十一支队的武装,战士们摇动着大旗,扛着步枪,高呼着口号,穿村而过。领头的干部骑在高头大马上,神威凛凛。老百姓们争相观看,评头论足。一扫听,敢情是三十一支队正在搞集结,说要攻打盐山县城。

有细作偷偷潜入村里侦察,也被这兵强马壮的阵势吓了一跳。回到盐山城里跟日军中队长一汇报,日军中队长根本就不信:不可能!“土八路”哪有这个胆量?日军中队长登上城头,用望远镜瞭望,果然见不远处红旗招展,人影绰绰,来来往往,踏起的尘土老高。他还是半信半疑,遂派出小股日军和伪军出城“扫荡”,一探虚实。不承想刚一冒头,即被我方埋伏的部队击溃。

到了夜里,三十一支队派出若干小分队,向城里打冷枪,扔手榴弹,摇旗呐喊,扰得敌军心惊胆战。有个叫史良的战士,用手榴弹做了门土炮,对准了城墙猛轰。敌人不知城外虚实,不敢贸然出动,只能龟缩在城垛口下,胡乱放几枪。等天放亮,我军战士就退回到四五里外的村庄休息。

第二天,三十一支队没有出现。敌人又神气起来,说什么共产党的游击队只会挠痒痒,不敢硬碰硬,下次再来骚扰,定当严惩不贷。

第三天,适逢盐山大集,日军中队长命令照常开门,让老百姓自由出入,以此展示大日本帝国统治的“长治久安”。三十一支队派李景岳率领手枪队化装成小商贩,携带短枪混进城里。午夜时分,李景岳带领手枪队员干掉东门守卫,找到城门钥匙,打开了门,隐蔽在东关民房里的杜步舟部一拥而入。杜步舟命警卫队队长杜万祥率数十人的尖刀部队冲入城中,三路军后续部队迅速跟进,沿街向两翼发起进攻。但担任南门、西门攻城任务的其他部队,进展受阻,遭到了日军火力的猛烈攻击。由于我方没有机枪等重武器压制日伪军火力,杜步舟的三路军推进缓慢。邢仁甫准备暂停进攻,调整作战方案后再行攻击。但日伪军已被吓破了胆,担心会落入游击队的包围中,也就在我军暂停进攻的间隙,在县城西北角扒开一个豁口,由此出城,仓皇逃往沧州,却没想到三十一支队已在沿途设伏,又被打了个人仰马翻。可惜三十一支队的战士们使用的子弹多为民间捐献,或收购于个人,有不少因为保存不善而受潮,还有一部分是宋哲元的二十九路军撤退时士兵们扔到路边水沟里的,弹药经过浸水,多成哑弹,扣动扳机,弹头没发射,反倒卡在枪膛里,抠都抠不出来,枪支也就报废了。因而此次伏击战,雷声大,雨点小,毙敌并不多。

三十一支队进入盐山城后,从邮局里搜到一封某伪军军官准备拍发给上司的电报稿,上面写道:“共匪邢仁甫部3000人,此外尚有游击队3000人,声势浩大,不可抵御。”可见敌人是中了我军的疑兵之计。这封电报稿传到三十一支队领导手里,大家看得乐不可支。

打下盐山,三十一支队的声威赫然提升,群众都夸赞说不简单,盐山周围及庆云一带的青年人踊跃参军,一下扩编了几百人。三十一支队进城正逢春节,周砚波担任了盐山抗日民主政府县长,开仓放粮,救济贫苦百姓,抚恤作战死难人员家属。部队的给养和服装得到了解决,又缴获了部分枪支弹药,改善了部队装备。

还有个小插曲:打下盐山后,我军战士抓捕到了叛徒王连壁。王连壁的叛变曾对我津南党组织造成重大破坏,马振华、邸玉栋都曾遭他带人追捕。王俊峰主张将其就地正法,邢仁甫犹豫不决,只好暂时关押起来,后来在转移途中竟叫他逃脱了。这直接导致了1939年王俊峰被王连壁杀害事件的发生。

对于是驻守盐山,还是适时撤离,在三十一支队中发生了不小的争执。部队打盐山之前,于文彬就对范普权说过,我们的目标不是盐山而是无棣,因为我到那里走过一遭,各方面的工作都不错,打无棣把握更大。但当时邢仁甫坚持打盐山,于文彬就没再坚持,因为军事方面邢仁甫毕竟是最高指挥官。

打下盐山后的第二天,于文彬又找到范普权说:“不要让邢仁甫说什么算什么,我提出撤出盐山,可邢仁甫就是不听。咱们这么顺利地打下盐山,如果自动离开,群众说我们是打了胜仗;如果等敌人来了,我们支持不下去再走,群众就说我们是吃了败仗逃跑的。昨天我跟邢仁甫说了一天,他就是不干。”

会上,马振华也支持于文彬的意见。但周砚波不同意,好像离开县城就不成其为县长了。邢仁甫更是强烈反对,好不容易才拿下盐山,没好好在此休整就匆匆离开,图的是个啥?

于文彬说:“盐山是座孤城,日本鬼子和伪军不会善罢甘休,肯定卷土重来。即使日伪不来,盘踞在盐山的刘彦臣也不会放过我们。我们底子薄,不能打消耗战。”

最后还是因为邢仁甫的坚持,于文彬提出的“主动撤出盐山城,开辟新地区”的主张未获通过。

(未完待续)

扫描二维码下载“德州24小时”APP

收听语音版《血砺忠诚》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