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读书 | 《血砺忠诚》(连载):第一次亲密接触

血砺忠诚



谨以此书献给所有以无限忠诚为民族解放而浴血奋战的人们!

点击阅读全部连载

第八章 打通天堑路

第一次亲密接触

终于,冀鲁边区与清河区有了首次面晤,不过这次面晤更像一场“幽会

1937 年农历三月初三“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干部团二团政委黄金山,吹着浓郁的春风走进朱德的窑洞“你上抗日前线的申请,军委已经批准了,委任你为山西省工委军事部部长,同工委书记林枫宣传部部长张稼夫同志一起去开辟抗日根据地一见面,朱德就把军委的决定告诉了他。

黄金山年轻的脸庞映闪着兴奋的光,他把在心底沉淀了很久的一个想法说了出来“总司令员,我请示组织批准改名

朱德笑眯眯地看着他“噢,你想改个什么名字呢

黄金山胸有成竹地说“叫黄骅,牛马的‘马’加上一个中华的‘华,我要给中华民族当一匹革命的战马。我奔赴抗日战场,就是要去给日本鬼子挖掘坟墓,给劳苦大众和全世界无产阶级当牛做马

朱德拍着他的肩头说“大诗人杜甫有诗云‘骅骝开道路,鹰隼出风尘’我相信你会成为抗日战场上的一匹骏马的

走出窑洞口的黄骅极目远眺,峰峦如涛,长河似练,旷野萌动着绿色的火焰。

这个 1911 年 2 月出生于湖北省阳新县凤凰乡良上村的农家子弟,在小木匠刨出的木花里打过盹儿,在儿童团红缨枪稚嫩的颤抖里威风过,在白色恐怖的黑夜里偷刷过标语,在长征途中的雪山草地仰望过高天流云,在抗大的课堂上把笔尖驯化成了吐丝的春蚕……他走过了那个年代一个贫家子弟自我成长的典型道路,没有删减任何一道程序,满工满活,磨砺出一位年轻的革命家。

黄骅离开延安后,奔赴晋西南,先任晋西南游击支队支队长,后任一一五师晋西支队副支队长,该支队即赫赫有名的晋西青年抗战决死队,支队长为陈士榘。1940 年 4 月,黄骅调任鲁西军区副司令员兼三军分区司令员。1941 年 7 月 7 日,一一五师鲁西军区编入第二纵队兼冀鲁豫军区,脱离一一五师建制。黄骅奉命离开鲁西军区,到一一五师师部所在地鲁南根据地。

一天,师政委罗荣桓问黄骅愿不愿意到冀鲁边区工作,他回答 :“干革命还能挑挑拣拣吗?组织上要我去我就去,再说,到冀鲁边工作,还有个老战友搭档

罗荣桓说“冀鲁边斗争形势艰苦,主力部队调出来后,那里严重缺乏军事干部

黄骅说的“老战友搭档”就是周贯五。黄骅在晋西工作时,跟周贯五有过交集,对这个“江西老表”印象很深,两人一见面就相互打笑,我说你一口“赣江鸟语”咕哝不清,你说我“天上九头鸟”扑棱得欢。

黄骅的此次调任成了冀鲁边区跟清河区首次亲密接触的引子。

周贯五接到师部委派黄骅为教导六旅副旅长兼冀鲁边军区副司令员的任命后,眼前即刻浮现出昔日两人相处的情景,山不转人转,山西转山东,竟成了同事。周贯五很熟悉黄骅的军事才干,而自己一人苦撑着冀鲁边区的党政军局面,顾了这头,落了那头,总有捉襟见肘的局促感,这下好了,黄骅一来,可以分去不少担子。同时,山东分局和一一五师为冀鲁边区选派了一批干部将随黄骅一起来。

师部电令教导六旅到清河区接应黄骅一行。不久,周贯五接到了黄骅从清河区发来的电报称,他们已经穿过鲁中区到达清河区,目前暂随清河军区司令部活动,希望他派部队前往接应。

周贯五通知正活动在二分区的杨忠、龙书金立刻带十七团渡黄河前往迎接。但杨忠、龙书金两次带部靠近黄河济阳县段时,都被日伪巡逻队发现,纠集来附近军力予以围攻,未能得济。

黄骅等得有些着急,几次给周贯五发电催促。周贯五知道黄骅是个急脾气干事风风火火认真而严苛。急也没用徒骇河激战后,冀鲁边区部队一直寻找东进的契机,但日伪的防范十分严密,只要一发现我军向黄河岸边运动,就集中优势兵力拦截。不过,对我军有利的局面也初现端倪,在原来的日伪占领区和国民党军统治区,我党和地方部队的活动渐趋活跃。周贯五分析十七团两次铩羽而归的原因,无外乎还是硬碰硬造成的,济阳一带靠近济南,为敌人重兵防范的重点区域,很难找到通过的空隙,如果想顺利渡河,必须选择敌兵空虚之处。

周贯五决定亲自去接黄骅。他先率旅部特务营从乐陵到达商河、惠民一带,与杨忠、龙书金所率十七团会合。

杨忠愤慨地说“鬼子兵太精了!咱的部队还没靠近黄河大堤的边儿,他们的机动部队就坐着汽车,骑着快马,刮风一样卷过来,咬住咱们就是一场死缠烂打

周贯五笑笑说“这说明人家的战术很对路啊,是咱们胶柱鼓瑟了

龙书金拧着眉毛说“咱们两次在济阳附近组织渡河,两次被小鬼子发现,现在鬼子神经可紧张啦,整天拉网似的来回转悠,连只鸟也甭想飞过去

周贯五沉吟片刻,说“小鬼子不是神经兮兮的吗?那就继续让他们紧张!我们来个声东击西,派少数部队在这一带佯装渡河,吸引敌人注意力,大部队掉头东去,到惠民境内寻找渡河机会

杨忠拍手道“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用兵之道,周政委又给我们上了一课

龙书金分出一个排,在济阳黄河附近活动,迷惑敌人。周贯五、杨忠龙书金率十七团大部队及旅部特务营悄然向惠民县境内潜行,于第二天拂晓时分到达惠民县东部临近黄河的魏集镇老君堂村,进村驻扎下来后,立刻严密封锁了进出道路。周贯五又累又困,囫囵着衣服打了个盹儿睁眼已是日上三竿。侦察队的同志进来报告说,村东不远就是黄河大堤,他们已经巡查了一遍,没有发现敌情,而且找到了一个当地的向导,随时可以东渡黄河。周贯五的头脑一激灵,那还等什么,立刻渡河!

老君堂村仿佛世外桃源般静谧,在绿树浓荫笼罩中鸡鸣嘹亮,犬吠旷远,街筒里灌满浩浩荡荡的阳光。周贯五等人在那位 60 多岁的向导引领下穿过青纱帐,阔步走向黄河。年轻的战士们脸上汗水淋淋,眼睛里跳荡着快乐的目光——就要见到黄河了!等他们爬上高高的大堤,放眼望去,看到的却是一片长满水柳、红荆和大豆、高粱的河滩地。黄河在哪里呢?许多人看着老向导。老人哈哈笑着说“看来你们大多数人是头一次见到黄河啊!现在的黄河水很小,才抛出这么大的河滩地,叫俺们种庄稼,等于白捡的便宜。早几年,黄河这个时候可了不得,那水势就像小山一样高,再好的船把式也


不敢摆渡。听说都是老蒋炸花园口弄的,黄河水都改道跑了,俺有事就常蹚着过河,跟南屋到北屋一样容易……”就这样,约莫走了二里路,终于见到了黄河的真面目,只有几十米宽的样子,河水懒洋洋地流着。有的战士叫起来“这就是黄河啊!比俺家旁的河沟宽不了几步哩“咦!黄河的水咋这么点啊?还不如徒骇河的水多呢“这哪像一条大河啊就是条水沟嘛”老向导笑眯眯地说 :“你们没见过它水大的样子,见了吓得你们睡不着觉哩队伍在老人的指引下,选择了一处下河的地点,一个个手拉手向对岸蹚去。周贯五等人夹在队伍中间,不时招呼大家加快速度。水流平缓,最深的地方才到腹部,无波无澜,轻松得令人难以置信。

不到半个小时,部队全部蹚过黄河,踏上了清河区的地盘!周贯五大口呼吸着清河区的空气,纵目望去,这里跟冀鲁边区没大差别,平展展的田野上,葱茏密实的青纱帐连绵不绝。谢过向导,稍作休整,部队直奔清河区清西军分区而去。

傍晚时分,在一个村子里,周贯五、杨忠、龙书金的双手握住了清河区党委书记景晓村、行政公署主任李人凤等人的手,双方问长问短,笑语欢声,这场面定格在了每个亲历者的记忆里。

夜里,周贯五、杨忠、龙书金跟景晓村、李人凤等人促膝长谈,酽茶淡了,再泡一壶,小笸箩里的烟丝卷出一支支喇叭筒子,卟哒卟哒,闪着红红的焰头,犹如每个人心中跳跃的火焰。双方交流了两块根据地的发展历史,探讨怎样在黄河两岸开辟游击根据地,把两区连成一片。经过磋商,双方就今后打通两区联系所采取的步骤达成一致意见第一步,在黄河两岸地区继续广泛地发动群众,逐步建立党的组织、群众团体以及各级抗日政权,把这些地区逐步发展成为我军的游击区和根据地第二步,在适当的时候,组织一次两区部队的联合行动,选择沿着渤海边打开一条连接两区的通道,因为那儿是敌人势力最薄弱的地区。

正在寿光县的黄骅一行人接到景晓村的电报,连夜往回赶。第三天上午,周贯五听说黄骅回来了,赶紧从屋里跑出来,黄骅老远认出了他,笑着跑向他,两人双手紧握,互道别来之思。

周贯五高声说“看上去过得不错啊

黄骅挺挺胸脯说“老样子!就是瘦点,可是这里面结实着哪,不打跑鬼子,咱们是垮不了的

周贯五笑着用手点着他说“你呀!真是一点没变,说出话来还是带着那股逗劲儿

黄骅说“变不了啦!你不也是老样子嘛,满口江西土话,把同志叫作‘囤志’!

周贯五哈哈大笑“乡音难改嘛!你这口湖北音比我强不了多少,对这里的群众讲话,要不变变调,比外国话还难懂呢

两人说说笑笑着,携手走到树荫下,坐在马扎、小板凳上继续攀谈,从鲁南来的其他干部热热地望着两人,不时被他们风趣的谈话逗笑。

第二天中午,周贯五、黄骅告别景晓村、李人凤等人,带着部队沿原路返回了冀鲁边区。

黄骅正式就任教导六旅副旅长兼冀鲁边军区副司令员,在这片相对陌生的土地上,开启了其军事生涯的新篇章。

冀鲁边区部队成功渡过黄河,与清河区完成首次接触后不久,第三次东进行动蓄势待发了。

但就在周贯五、黄骅等人紧锣密鼓地准备第三次行动的节骨眼儿上,却意想不到地发生了运河支队支队长李文成叛逃事件。

(未完待续)

描二维码下载“德州24小时”APP

收听语音版《血砺忠诚》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