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知天下】妈妈的小荷包

在我家一个抽屉的最里层,珍藏着我们家几乎全部的家当:我和妻子的工资折、家里的存单和各种证件,另外还有一个鼓鼓的小荷包。小荷包蓝色的包皮已经陈旧不堪,穿手提带的铁孔也锈迹斑斑,但我把它看成是我家最贵重的宝贝。每当我看到它时,母亲那慈祥的面容便会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常常把里面的硬币散放在床上,一边一枚枚数着硬币,一边给儿子讲关于母亲勤俭持家,仁慈厚道的往事。
家里的母鸡下了蛋,母亲舍不得吃,攒多了卖掉换成钱,就放在她的小荷包里。每当家中需要买醋、酱油、针线等日用品时,母亲就从她的小荷包中抽出几张皱皱巴巴的毛票让我去买。母亲含辛茹苦将我们姊妹五人拉扯成人,把一生的心血都付给了我们。1991年,我师范毕业,母亲也已经60多岁,长期的辛劳使母亲患上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而且她的血压又偏高,每天得用药物维持她瘦弱的身躯。经常有人劝她不要再种地了,母
亲总是说:“不种地怎么行
呢,我的小儿子还没成家哩!”
有一次母亲让我下午放学后去地里接她,我风风火火赶到地里,在萧瑟的秋风中,我看到母亲深深的弯着腰,吃力地从棉花萼里抠着花絮,风吹动她满头芦花的白发。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涌了出来,快步向母亲跑去,大声叫道:“妈……”母亲抬头看了看我,露出慈祥的笑容:“没事,咱们回家。”当我用小拉车拉着母亲和一大包棉花回到村子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远远听见卖油条的小贩当街的叫卖声,我对母亲说:“妈,咱们买一斤油条吧?”我从衣袋中掏钱,里面却空空如也——我竟忘记这月的工资已经花得一文不剩了。母亲看出我的窘相,从贴身的衣服拿出她蓝色的小荷包,从里面抽出一张皱巴巴的两元钱,递到我手上:“拿去吧,快给人家。”我愧疚地看着母亲,有一种酸楚的感觉涌上心头。
母亲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辛勤劳作着。有一天,母亲病倒了,倒在了田间地头。当我和哥哥从地里将母亲背回来时,母亲已经不省人事。我伏在母亲的病床前哭啊,喊啊,足足过了好半天,母亲才睁开了眼睛,但是她再也不能站起来了,母亲从此瘫痪在床,右手和右脚不听使唤,而且连嗓子也拴住了。从此母亲便和拐杖和轮椅相伴。为了给母亲解闷,父亲将平时攒下的一角、五角、一元的硬币都装入母亲那个蓝色的小荷包里,装得鼓鼓的,父亲对母亲说:“这可是咱全家的‘聚宝盆’,你可要收藏好了。”母亲使劲地点着头。从此母亲就把小荷包随身带在身边,寸步不离,甚至睡觉的时候也要紧紧攥在手中。
1998年的夏天,我参加了全国的成人专升本考试,被省教育学院录取,到了上学的日子,晚上我来到母亲的房里,给母亲按摩着瘫痪的右腿。母亲用慈祥的眼光看着我,忽然她从枕头底下拿出了那个蓝蓝的小荷包,一下塞到我的怀里,一边塞一边口里说着:“给你……给……”我慌忙推了回去:“娘,这可是你的宝贝,我不要……”母亲又使劲地向我怀里塞,我眼里含着泪点着头:“行,娘,我收下了。”母亲高兴地笑了起来,笑得是那样灿烂,而我的心却如刀割一般难受。母亲,你把全部的爱都给了我,这份恩情我怎能受得起!
现在母亲已经离开我们六年之久了,我对母亲的思念与日俱增。好几次,母亲又来到我的梦中,依旧是那满头芦花的白发,依旧是那慈祥和善的笑容。母亲,你知道你的儿子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吗?母亲的小荷包成了我家的珍藏,我还将把它一直珍藏下去,因为这个蓝蓝的小荷包凝聚着母亲伟大的爱,启示着我要用一颗感恩之心面对人世间的一切。
□孙祥庚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