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知天下】我的父亲是教授

屈指算来,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十三个年头了,那时我才三十岁,生活的重大转折加上父亲的突然离世,使我感觉世事莫测,一夜之间,头发也突如其来地变白了。
父亲是一位教授,毕业于南开大学,年纪轻轻就已功成名就。在我眼里父亲永远是那么高大,英俊中带着几分威严。
记得我小时候在学校里读书。有一天,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轿车停在我们学校后面的公路上,我们一群孩子围着吉普车瞪着一双双无知、可爱的小眼睛,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死死地盯着轿车将要开启的车门。只见从车上下来一位年轻男子陪着一位穿着考究的中年人,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仿佛能洞察一切。
“爸爸”,我不禁脱口而出,只见他和年轻人走进我们老师的办公室,父亲也不知和当老师的姐姐说了些什么,片刻功夫就坐上车缓缓地走了。天真的我把食指放进嘴里,远远地看着父亲的背影离去。后来,听姐姐说,父亲是去北京开代表大会,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叮嘱她要照顾好家中的老人和年幼的弟妹。
父亲一生中花费在我身上的心血最多,自从我上小学一年级时起,他就在给我的《山东儿童连环画》上面写上了我的名字。每当邮递员叔叔高高举着那一本本诱人的连环画招呼:“秀文,你的小画书又来了。”我高兴地从教室里蹿出来,把一本本崭新的连环画抱在胸前,感到无比的幸福,后来我渐渐地长大,才明白幸福是父亲的心血换来的。
为了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父亲和母亲大部分时间是两地生活。父亲每星期回家一次,每次回来总是从城里带回一些家里不常见的五颜六色的好吃的。在儿时的记忆里,奶奶的抽屉里永远有吃不完的零食,每次我和弟弟放学回到家,奶奶就分给我和弟弟吃,那时的我贪婪地享受着父亲给我们打造的衣食无忧的生活。父亲每个月把工资分成三份,一份给我奶奶、一份给我母亲、留下一份给自己日常开销,剩下的就存起来。
在那个年代,父亲的工资虽然最高,可是个人生活是最朴素的。小时候,我误以为他穿得好,其实他没有多少衣服,那都是因为他仔细,去京城开会的衣服,平时都舍不得穿,只有在隆重的场合下才拿出来穿。
父亲一生呕心沥血,精心培养出一批又一批辛勤的园丁。他老人家虽然有那么高的文凭却选择了最平凡而又最神圣的职业教育事业,他对待学生就象对待自己孩子一样亲切,学生当中有交不起学费的,他就从自己的日常开支里垫上,冬天哪个学生的鞋破了,他都一一记在心里,二哥时常对我说:“咱爸爸对待学生比自己的孩子还要好。”
其实我心里明白,父亲是爱惜人才,担忧那些有智慧、有头脑争取上进的学生因家庭拖累而留下遗憾,后来,果不其然那些被父亲赞助过的学生大都成了社会中的佼佼者。
永远忘不了2001年,在病床上躺了三个月的父亲,带着对他小女儿无限地牵挂,结束了他宝贵的人生旅程。因为父亲为学校立下了丰功伟绩,是位有功之臣,校方为他在殡仪馆里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
那一天,天色阴沉沉的,各种不同的轿车天南海北不约而同地朝大礼堂徐徐开过来。追悼会上,悲壮的哀曲响彻在大礼堂上空,所有来宾和我们兄妹几个一一握手致哀。父亲的生前好友握着我的手在我肩上重重地拍了一下,我感觉出我将会有一段艰难的路程。大会将要结束时,我再也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泪眼看着父亲被我大哥和二哥无情地推走,我不顾一切地扑上去……
天堂里的父亲啊!安息吧!正因为临终前你举起我的手说的那两个字“坚强”使我奋不顾身地走出那片泥泞的沼泽。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辜负你的期望,把你平时教给我的、传授给我的智慧发挥出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